动态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动态新闻 >
2008年3月31日东航18架飞机突然集体返航调查发现有人为因素
发布时间:2022-08-09

  同样是建高铁,江西的南昌到赣州420公里的高铁,投资在500亿左右,2倍成本,有些地方甚至3倍4倍。

  在云南,无论是旅游也好,还是本土生活,高铁不如机场划算。坐大巴很不方便,坐大巴的钱跟机票差不多,反倒是坐飞机便捷,投资也省钱。

  1000亿可以建33个中等规模机场,云南下辖8个市8个自治州,每个地方能分摊2个机场。

  如果你建成像“邵阳武冈”这样的4C级支线个C类机位,投资成本在8.9亿左右。

  云南有129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1000亿可以可以建112个机场,相当于云南每一个县几乎都可以分摊一个机场,可如果每一个县都能分一个高铁,这需要多少钱,但1000亿可以给每个县建机场。

  但,直到2008年3月13日,一起东航飞行员集体返航事件,把云南航空的问题全部推向了台面。

  2008年3月31日,一架从昆明飞往思茅的MU5943航班,从原定起飞时间上午11点,一直拖到了下午1点40起飞,乘务员的解释是思茅机场那边的飞机还没有起飞,还请乘客要耐心等待。

  东方航空MU5943顺利起飞后,安全到达了思茅的上空,但没想到的是,飞机在思茅的空中转了一圈,并未着陆,随后直接开回了昆明,乘务员的解释是“因天气原因”无法在思茅降落。

  那天,思茅的天空视野可以,也没有感受到明显的气流晃动,乘客虽然有怨气,但也是为了航空公司肯定也是乘客们的安全着想,大多人也就埋怨几句,随后到了昆明后,去前台换票。

  上百人在前台办理退票,有去丽江的,有去西双版纳的,有去芒市的,后来经过东航通报,

  2008年3月13日,有18架从东航起飞的公司,在达到目的地后旋转一圈后,又全部开回了昆明。

  除了18架集体返航的飞机,遭到了“天气原因”而返航后,其他航空的飞机,都正常运行降落。

  官方介入调查后发现,这起18架飞机集体返航事件的背后,水很深,但是不浑浊。

  1985年,云南成立了自己的“云南省航空公司”由民航成都管理局和云南省双重领导,是中国第一家地方航空公司。1992年,“云南省航空公司”改建为“云南航空公司”买了4架波音737-300飞机。

  后来1996年又买了3架767-300型飞机,专门飞广州,上海,北京等这些乘客密集城市的航线属于大型飞机。地方航空买大飞机,这是中国民航的首次。云南航空公司做得蛮好的。

  许多航空公司都还在亏钱,或者勉强过日子的时候,云南航空一直都在赚钱,所以,那个时候云航的飞行员们工资高,福利好,在云南地位也高。

  但云南航空之所以能盈利,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云南省内的航空公司只能由云航一家公司飞。

  你要去西双版纳,丽江等旅游城市,只有坐云航的飞机,且为了保证昆明机场盈利,云南许多机场没有配备加油设施和油库,其他的地方航空公司就是想进来也没办法,你得先必须到昆明经停加油才能飞。

  某种程度上,云航垄断云南市场不能代表云南航空的真实水平,再加上,那会各地方都在办航空公司,建机场,买飞机,搞竞争,国家为了防止铺张浪费。

  2002年,民航业启动了迄今为止最大的重组与整合,包括成立了三大航空集团:东航,国航,南航。

  北方航空,新疆航空被并入了南航,西南航空,浙江航空并入了国航,云南航空则要并入东航,

  但云南不服——本来云南就穷,云南的特殊旅游经济地位,让处于垄断省内航空市场的云航一直都有着很丰厚的盈利,给云南带来税收,而东航的效益远低于云航。现在却要兼并云航,云航不服。

  兼并之后,云航一直都在寻求着独立。至今为止,云航仍然是“中国东方航空云南公司”,而不是“中国东方航空云南分公司”,一个简单的“分”字。让“铮铮铁骨”的云南航空一直到现在,还坚持在机身上印刷“云南公司”四个大字。这在世界民航史上,颇为罕见。

  这次,遭遇意外的MU5735挂的就是“东方航空云南公司”的旗帜,就连孔雀的喷绘也是云南争取来的。

  当时合并后,东航取消了“云航”原有的带有云南地方特色的“孔雀”航徽,全部变成了统一的航徽,就因为这件事情,当时就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但没想到的是,2004年刚合并不久,就出了事情。

  2004年,为了确保上海基地公司的地位,东航发起了“上海保卫战”,从全国14家分公司调走了1500名机组人员,但这一战役导致东航内部严重利益冲突。

  2004年11月21日8时21分,包头飞往上海的MU5210航班发生的“空难”,这架CRJ-200型50座小飞机原本只在云南省内飞,是东海总部把飞机调去了包头,而且飞行员以前都在南方飞没有在北方过夜,没有在冰天雪地的北方飞行的经验。所以,虽然最后总部负了主要责任,但东航云南也承担了部分责任。

  东航总部连年亏损,2006年创下了27.70亿元的巨额亏损,而云南公司一直在盈利,盈利的钱却都要给总公司擦。这也导致许多员工拿到手的工资要比其他公司要低,年终奖也少很多。

  飞行员也抱怨。云南是高原地区,高原机场四边都是山,气象变化无常,跑道又短,许多公司飞机都曾冲出过跑道一截,云南的支线机场不是谁都能飞,就算有经验的机长,也要领导签了字,才能飞。

  因为本来年终奖就少了,而飞行员的津贴又是按照飞行时间计算的,东航飞行员平均每个月飞90个小时,而云南省内的航班大多数短途1个小时,但准备小时要花3个小时,也就是说省内飞满90个小时,意味着准备要花最270个小时,而这270个小时不计报酬。

  飞最危险的航程,刚起飞又降落,收入还最低,飞行员怎么会没有意见,但毕竟是飞行员纪律高,要负责的是机上的乘客的生命,所以大多也选择了沉默。

  直到福利越来越差,其他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收入越来越高,东航云南的飞行员也抱怨,收入低,还被总部调走,跟家人长时间分居两地,曾有叫郑志宏的机长提出辞职,原本一个航空公司从学院培养成副驾驶到机长需要花210万,但东航却开出了1257万的天价索赔,这也引发了众多人不满。

  2006年6月,曾有6名被追究百万索赔的青岛飞行员,去东航上海总部见总经理,但被拒绝,于是在总部门口绝食4天,后来担心“有昏迷史会失去驾驶飞机的资格”,6名飞行员们又自行结束了这场绝食运动。

  2008年的税收问题,压倒了飞行员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空勤人员的基本工资和飞行小时分开收税,按8%来收,但从2008年4月后,飞行小时算入工资薪金一起计算,并且要求完成此前2007年的20%比例补税,每个飞行员要多交1-7万,引发不满。

  原本飞行员们,就在并入东航后,工资待遇就不断在下滑,其他的飞行员待遇几乎是自己2倍,现在又要收更多的税,这也导致飞行员们集体罢工。

  18架集体返航的飞机,谁也不肯承认这是一场有组织的行为,因为他们的返航理由充足:云南地处高原,地形复杂,多强气流,一不小心就会发生飞机冲出跑道,或者迫降,返航的事情。

  根据中国民航局的“八该一反对”准则,只要天气标准不行或者机长对降落机场缺乏信息,机场都有权力决定返航,从技术上来看,返航是机长的权力,也并不违规。2008年4月7日,东航也只承认,部分返航的飞机存在人为因素,但并非全部,目前东航已经对涉嫌当事人实施了停飞和调查处理。

  也许,这次事件只是,某个航班真的遇到了天气原因,返航,后面的航班也跟着返航了,这是默契。

  这种默契源自对合并后的工资待遇下降,管理制度等一系列问题现象,出现的反抗,我并不是说要去原谅这些擅自返航的飞行员,他们的抗议是狂妄自大的,是没有把乘客的安全放在眼里的,是该遭到谴责的。

  但海恩法则说: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18名东航的飞机集体的飞航背后,牵着着太多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地勤工资福利,也有地方与总部。

  事实上,从云航被合并以后,云南一直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提高东航云南公司的地位,2010年7月2日,云南国资委砸下36亿增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35%,不叫东航云南分公司,叫东航云南。

  不过这次争取独立运营,东航云南公司保留了独立承运人资格,独立纳税,财务独立运营,只是纳税单两三字代码都是使用的母公司东航的,这一次,之后,原来老云航的飞行员,没了抱怨。

  但由于省内市场的全面开放,云南为了鼓励并发展云南本土的航空公司,又是入股祥鹏航空,又是创立红土航空,支持瑞丽航空,抢占本土的营业市场份额。

  原本搞得蛮好的,但是疫情摧毁了一切,祥鹏航空因为海航的危机,破产重组,红土航空也兜兜转转之后卖给了湖南国资,红土航空现在改名叫了“湖南航空”,而瑞丽航空从民营企业到被无锡的国资收购。

  当然,这些航空公司被清算是好事,没人想打不同航空公司的价格乱战,多家公司都是自家人,割了谁的肉都会心疼,更何况公司一多也难管理,现有的国际机场都是以一两家公司为主要基地,其他共同发展的,但留给云南的问题是,虽然对东航云南拥有独立的运营权,但是股份仅仅是占了35%...

  看似简单的背后,往往又不简单。就像东航18架飞机集体返航的“海恩法则”一样,这一次,东航MU5735的重大事故也是如此,疫情之后的压死机务,外风挡裂了,这些其实都是重大事故前的警醒。

  在一起案件背后,有着太多的连锁的东西,只是希望,我们在处理事故本身的同时,还要及时对同类问题的“事故征兆”和“事故苗头”进行排查处理,以此防止类似问题的重复发生。

  希望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有好运,也祝每一个人能脚踏实地,不要醉酒开车,注意防火,天冷了也记得加衣,出门记得戴口罩,注意安全,若非命运的庇护,你所有的梦想都是笑话。



上一篇:404 Not Found


下一篇:新疆首个高原机场完成首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