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动态新闻 >
郭建龙:唐代两个帝国的相遇
发布时间:2022-08-09

  阿拉伯视角的丝路西段文 /?郭建龙唐代的影响力在向海外扩张的同时,也是教建立和扩张之时。唐代虽然在北方和西南边境上有过不少军事行动,但超越现代中国边境以外的军事行动却屈指可数,最著名的莫过于唐朝对大、小勃律的用兵。如今从中国新疆的塔什库尔干,经过红其拉甫山口进入巴基斯坦,如果顺着中巴友谊公路继续向西南方前进,就会到达一个叫吉尔吉特的地方,这里是一片较大的河谷盆地,称为亚辛谷地,抬头能看到积雪的喀喇昆仑山,但河谷中又足够温暖,适合庄稼的生长。吉尔吉特还是一个四岔路口,除了前往中国和去往巴基斯坦首都堡,还有岔道可以向西北去往吉德拉尔,或者向东南去往印度河谷上游盆地中的斯卡都。在唐代,有两个叫勃律的国家,分别是位于吉尔吉特的小勃律,以及位于斯卡都的大勃律。吐蕃王朝崛起后,由于两个勃律都位于青藏高原的西部边缘,被认为是吐蕃人的势力范围,于是吐蕃占领了这里。两个勃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们处在从吐蕃去往西域的路上。从青藏高原可以首先到达大勃律的斯卡都,再顺着印度河而下,来到小勃律的吉尔吉特,再北上向吉德拉尔方向,在去往吉德拉尔的路上,有一个在今天叫默斯杜杰的地方,在默斯杜杰的北方,有一个巨大的山口达尔科特,从这个山口翻越兴都库什山,就进入了瓦罕谷地。一旦到达瓦罕谷地,就可以顺着瓦罕河或者帕米尔河而上,进入新疆的塔什库尔干地区,到这时,就完成了从吐蕃经过两个勃律前往西域的旅程。公元747年(天宝六载),唐安西副都护、安西四镇都知兵马使高仙芝为了抑制吐蕃的扩张,率领兵马从安西的龟兹出发,进入塔什库尔干地区,再沿着塔什库尔干北线进入塔吉克斯坦境内的帕米尔高原南侧,顺着帕米尔河进入了阿富汗的瓦罕走廊地区,从瓦罕走廊再经过达尔科特山口翻越了南方的兴都库什山,经过默斯杜杰,如同天兵一样出现在小勃律面前,将其征服。在西方战争史上,迦太基的汉尼拔翻越比利牛斯山进攻罗马,已经成了西方军事行动中困难最大的行军,而高仙芝的整个行军都在世界屋脊之上,连续翻越了西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等世界上最高大的山脉,其中达尔科特山口的海拔更是高达4?700米,军队已经是在终年积雪之上行进,其难度远大于汉尼拔的行军,可谓中国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军事行动。这次战争成了唐朝扩张的极致,同时也是天宝年间最后的辉煌。然而四年后的公元751年(天宝十载),已经成为节度使的高仙芝却由于用兵过度,失去了西域地区的民心。唐朝北方由于缺乏足够的财政支持,已经无力供养庞大的军事力量,皇帝建立的节度使制度也腐蚀着帝国的文官系统,导致整个政治和军事体系出现了崩塌的前兆。而此刻,大食国即阿拉伯帝国却出现了一次改朝换代,自从先知去世后,阿拉伯帝国为了维持在民间的秩序,设立了一个在人间的代理人哈里发来统治帝国,最初的哈里发是选举产生的。在以后,首先出现的是四个依靠选举上台的哈里发,被称为“四大哈里发”。“四大哈里发”之后,倭马亚家族通过世袭的方式控制了阿拉伯帝国,哈里发变成了世代相传的,于是就进入了倭马亚王朝时期。但到了公元750年,另一个家族阿拔斯取代了倭马亚,建立了另一个世袭的哈里发世系,这就是阿拔斯王朝,也是阿拉伯帝国最辉煌的时代。在倭马亚王朝后期,大食人的扩张已经减缓,但经过改朝换代之后,阿拔斯王朝又发动了一次新的扩张,向着中亚前进,于是唐朝和大食国的军事冲突突然间出现了。公元751年,高仙芝率领大军西进,与大食国的军队在位于现代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城的怛罗斯相遇,双方展开战斗。由于其他游牧部落对唐朝不满,一支叫葛逻禄的部族发生了叛变,导致高仙芝率领的唐朝军队惨败逃回。这一次失败并不是决定性的,唐朝虽然在一次战役中战败,但还保留着较为强大的军事实力。但是,之后发生的“安史之乱”改变了一切,它使得唐朝为了维持内部秩序而焦头烂额,再也没有了对外扩张的可能,这就将中亚地区留给了大食国。阿拉伯帝国扩张的同时,在西方世界却由于罗马帝国的崩溃,陷入了中世纪的泥沼。公元395年(东晋太元二十年),原本统一的罗马帝国分裂成了以罗马为首都的西罗马帝国和以君士坦丁堡为首都的东罗马帝国。到了公元476年(北魏延兴六年),西罗马帝国在北方日耳曼人的冲击下崩溃了;东罗马帝国虽然直到1?453年才灭亡,但它的国土面积逐渐缩小,在阿拉伯人的打击下退到了土耳其的小亚细亚半岛。罗马帝国的衰落让罗马人无暇顾及东方世界,与中国的联系也变得更加稀少。这使得与中国并立的世界性帝国变成了阿拉伯帝国(大食)。世界这个阶段有关中国的记录也主要由阿拉伯人、波斯人,以及化的突厥人完成。直到公元1095年(北宋绍圣二年)欧洲发动了十字军东征之后,欧洲人才再次对遥远的东方发生了兴趣。在唐代后期,中亚发生了两种深刻的变化,一直影响到了现代。一是中亚的人口发生了变化,之前的人口大都是和波斯同源的伊朗民族,其中河中地区“昭武九姓”就是其代表。之后,突厥人逐渐取代了波斯人,成了中亚的主流人口。在阿拉伯人之前,突厥帝国席卷了中亚,但他们只是作为统治阶层存在,而人民仍然是伊朗裔的,反而是在突厥帝国灭亡、世界崛起后,已经成了被统治者的突厥人反而慢慢地开始取代伊朗人。伊朗人被突厥人慢慢地赶向了高处,进入了东面的山区,他们至今仍然有所残留,最主要的代表就是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人。中亚发生的第二个变化,是原本人们信奉的佛教和拜火教逐渐被教取代,于是,这个地区变成了最传统的教区,一直持续到俄国十月革命之前。不幸的是,在中亚完成这两个转变时,已经进入了后期的唐帝国却基本缺席了,于是,这两个转变是在阿拉伯人的注视和指导下完成的,从此,中亚也就成了教的延伸区域,不仅与佛教绝缘,也与中华文明绝缘了。元代和清代虽然曾经控制过部分中亚地区,但前提是承认他们的教现实,中亚这部分国家是元帝国和清帝国的属国或者属地,却不是中华文明的传承者。但幸运的是,虽然唐帝国和阿拉伯帝国的势力范围已经接壤,但双方除了怛罗斯之战,没有再发生恶性的战争事件。这一方面是由于唐帝国的衰落,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阿拉伯的扩张到了自然边界,要想跨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已经非常困难了。在军事上收敛的同时,双方的经济和文化上的交往却展开了。

  唐宋时期阿拉伯到中国的海道(本文选自郭建龙所著《丝绸之路大历史:当古代中国遭遇世界》,由天喜文化·天地出版社授权发布)华文好书选读

  《丝绸之路大历史:当古代中国遭遇世界》郭建龙?著天喜文化·天地出版社2021年9月两千多年来,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造就了中国自成一体的大一统传统和中华文明富有韧性的延续性。但自张骞凿空西域开始,历朝历代都有层出不穷的使者、僧侣、商人怀着不同的使命和目的,从中国出发,或穿越西部高山戈壁,或远渡重洋,一路向西探索中土以外更广阔的世界,他们带回来的物质和思想也深刻影响了中国人的生活世界。丝绸之路由此诞生。这是一部古代中国与西方世界两千年的文明交流史,也是一部中国视角下的丝绸之路形成、兴盛、演变和衰弱的宏大历史。作者通过细致入微的史料挖掘,以生动通俗的文字,还原了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外交家、僧人、探险家等的传奇经历。西汉时期,张骞作为使者向西沟通大月氏和乌孙合击匈奴,打通了通往西域的道路;唐朝时期,玄奘远赴印度取经;进入宋朝,东南海上贸易贸易兴盛,瓷器、丝绸远销海外;明清时期,伴随着海禁政策的严格执行,丝绸之路逐渐衰弱。丝绸之路不仅是历史上的征服之路、信仰之路、贸易之路和帝国之路,在当下全新的时代背景下,也是决定着人类文明走向的未来之路。华文好书ID:ihaoshu233



上一篇: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调整鸭绿江云峰段


下一篇:响油鳝丝、糖醋小排、土灶菜饭……上海庆丰收的方式让人流口水